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一蚊健 | 15th Nov 2008 | 環保 | (198 Reads)
Think Green, Think Opposite, Think Positive. 

 

 

《絕望真相》,除了最後的幾頁教導我們如何保護環境,整本書透過一幅幅插圖暴露生態危機,直斥我們破壞大自然。

 

《寂靜的春天》啟動了環保運動,成功減低全球DDT使用。整本書用優美的文字暴露生態危機,直斥我們破壞大自然。

 

前兩天看了《夠照》,用案例和數據力證光污染的禍害:破壞夜空,空氣污染,浪費電力,擾亂市民的身心,揭破香港的繁華只是浮誇的燈光襯托出來(即係一熄燈就唔係香港),而且投訴無門。

 

看完這幾本書,再感受了香港「遲來的秋天」,再加上金融海嘯,心裡一直不好過,always in a bad mood,自己充滿罪惡感,也認為自己的力量很很很渺小,改變不到甚麼,無助的感覺湧上心頭。

 

很灰。直至看到一位環保科學家和一位建築師的傑作──《從搖籃到搖籃》

 

這本書開宗明義叫我們摒棄消極信念,要不然就陷入Malthus馬爾薩斯的「人多是罪」論,認為人口爆炸觸發資源匱乏,最終會導致大量死亡,所以要控制人口。這種想法一來無助解決問題,而且會把自己放在道德位置,把責任推給如第三世界的人民 (例如他們不懂控制生育);二來這無視科技的確改善我們的生活,例如衛生和科技,否則「人生六十古來稀」就能「歷久常新」;三來,人類到了今時今日不能不存在,騎虎難下,試想想全人類突然死亡但核設施仍在運作,萬一發生核泄漏,想堵截也堵截不來......

 

第二,作者不滿足於現在的環保潮流:減少、控制、遵循。這種做法只能達到「少D破壞,消耗耐D」。對,少點駕車,不代表自行車不會污染環境,而少造一輛車,不等同生產車子的過程合乎環保標準,只是減慢耗用自然資源的速度。作者也批評現時的回收是「降級回收」downcycling:回收再造的產品不能有回收前的質素。例如你總會對再造紙有點抗拒,因為質素始終比新紙差,總之就唔靚啦。更重要的是,再造的過程其實加了更多化學劑處理油墨,同樣破壞環境。又如車呔回收後只能做遊樂場軟墊,而不是「做回自己」,降了格。

 

所以,此書倡導在生產時已考慮整件產品能否完全回收和降解,根本就沒有「廢物」這回事。作者用櫻桃樹比喻,樹木給了昆蟲棲息,樹木死亡後提供養分給土地,土地又再滋養新植物 (又或者用大家熟悉的句語:「落花不是無情物,化作春泥更護花」) 自然界能夠做到「零廢物」,為何人類做不到?螞蟻的數目比人類多,但量多絕對不是原罪,牠們每刻也處理腐化物,促進生態圈運作。

 

這就是書名所說的「Cradle to Cradle」,從搖籃到搖籃,而不是墳墓 (或焚化爐或堆填區)

 

 

 腦子豁然開朗。我們要做的是既改善生活,又符合環保原則。我們要與大自然互相依存,而不是只顧人類發展而犠牲其他生物的福祉。關鍵是創意和嘗試,而且關顧其他生物的生存。作者引領我脫離死胡同,think otherwise and positive

 

於是,作者提出了Food equals waste,廢物等於食物。人類的廢物變成動物的養料,反之亦然。給我多兩三天的時間看完書本的後半部。

 

 

 

 


[1]

咁又唔好咁悲觀。

高層次的野慢慢來,因為高層次的野,好多時候我作為小市民都冇say。

生產,設計,都由designer話事,作為消費者,可以唔買,揀過別的brands, 或作出投訴or 建議。我成日都emails去比佢地,大家幫手一起告訴生產商我地要D咩。

至於低層次的,個人做到的,就債無傍tai...唔可以賴回收都唔係最好而唔做。我依家連玻璃,廚餘都回收了,在香港可是沒幾人可以從個人層面做得到啊~!!

日青
[引用] | 作者 日青 | 15th Nov 2008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2]

對於呢個down唔down grade的論點,我有所保留。

down-grade了,只是用人類文化的眼光來看。
大自然中,有咁分架咩?! 難道牛吃了草化成牛肉給獅子食,就是up-grade, 獅子死了化作真菌的糧食就是down-grade?! 咁動物呼二氧化碳,植物吸收二氧化碳呼氧,邊個up-gradeD野,邊個down-gradeD野?!

同埋,用沒用的廚餘來做清潔劑,堆肥,不能說是down-grade了吧。打碎玻璃瓶製作成磚頭,也不能說是down-grade了。。。。

佢可能只是針對"可唔可以環原同一用途" 來說,我覺得唔好咁執著。發明到梗係好,就算化了別的用途,也不能說是浪費。。。

日青
[引用] | 作者 日青 | 16th Nov 2008 | [舉報垃圾留言]